返回列表 发帖
克的说法也局限在克已知的部份啊!不过,克了解这些是交流上的局限.相对的,一般人却认为已知的就是自我的正确与存在的价值.换句话说,克氏无法由与人对谈就让人们了解"语言并非所指之物".这60年的演说,克氏明确了解这点却未曾停止.这种生命的展现是我所尊敬的地方.

再谈谈"我已知的就是我的局限".了解这个说法就已经没有自我的局限了.比如 一只蚂蚁A4大小的纸张中活动,终生以此为家.然而,有一天,他了解到纸张的大小就是活动的局限.那一跨过边界的瞬间就不在已知的范围内.然而,他并未失去对于A4纸张的了解.所以,这个已知虽然是经验的局限,却不是行动跨越边界的局限.那么!行动本身不是出于已知的局限,但是,语言上的交流却可能受限于经验的描述.

TOP

在这里,无拣择就是不加判断、没有好恶地看,就是倾听,于是nick的眼睛就是生白的眼睛。
生白有了两个眼睛。哈哈~~
也可以这样倾听自己,倾听自己的思想,倾听自己的感受。

TOP

不知道接著该说甚么...
 
没有人能代替另一个人去生活.这代表甚么呢?我具有一些经验,不代表这些说法本身能成为遵循的概念或是道理.克氏的60年是庞大的经验,可是却与另一个人无关啊!依循这些经验与说法的理解去生活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我认为nick是思考的这件事,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明确的事实.而把这个事实套用在自我身上,确实明白自我就是思考的,一如nick就是思考的.克也不过是思考的.那么,思考的本质是甚么呢?

对于每个人来说.思考于生命中的重要性是甚么?显然不是了解更多更正确的想法,而是这些想法的产生过程 - 思考的最初与最终是生命无所畏惧的自由?还是权威玩弄的渺小与无助...我这么认为,仅在一念之间...

我认为,思考没有彼此的差别是沟通与交流的基础.若有差别,就必须建立共识才能进一步交流.而这个共识就是权威了,也就不是毫无选择的觉察.这个说法是我对于您所说的"眼睛"的感觉...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