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说说克说的"全神贯注"

说说克说的"全神贯注"quot, 全神贯注

克说:全神贯注是通往永恒的活动.请听克的教诲:

    1.你如果领悟不了,那是因为你没有用全副心思,全神贯注于你想悟出究竟的事情上面.只要竭尽全力,就必然会.
    2.你能全神贯注聆听,时间感停止了.
    3.这种对生命发展变化,个人获得自由运动过程的理解,能够让你立刻集中全部的注意力---那就是冥想.
    4.我们正在做什摸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在你做的时候应该投入你全部的注意力.

    5.当心智处在全神贯注的状态时,自我没有立足点了.自我是在事后才示现的.关键就在聆听,它是脑子最大的支撑.
    6.这种全神贯注的深处就是心智.这种全神贯注的光照见了脑子的局限.
    7.当你全神贯注倾听某个人说话时,你不但是在听他的话语,同时也在觉知话语背后的感觉.你听到的是整体而非局部.
    8.因此我们必须付出全部的注意力,在那份注意力之中才会有不带着衡量良善.
    9.全神贯注的本身就是行动.我们也可以说它就是意识的觉性.
    10.如果全神贯注的状态很自然地在心中产生,不通过任何强制,指挥或意志力而产生,那摸整个大脑的结构就了.不是普通的,而是极不寻常地活了起来.因此从已知中解脱也就是对于未知的全神贯注.
    11.如果这种全神贯注的觉察深入自己时会怎摸样?假设你真的能全神贯注,你的感官就会彻底觉醒....完整的感官活动就是全神贯注的状态,局部的感官活动则会导致集中焦点的专注.全神贯注的状态是没有自我的,它是流畅的,永不停滞的.全神贯注会愈来愈强---这里所谓的加强并不是比较级的,而是像一条河的背后具有大量的河水.巨大的全神贯注的能量一波接着一波,每一波都有不同的活动.
    12.能做到全神贯注,内心就完全平静---就不会麻木,不会愚蠢,不会因遵守清规戒律,因练瑜伽功等等玩意而变得迟钝.
    13.如果一个人能够保持警觉与全神贯注,就可以超越反应的局限.了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事.(超越时空)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保持警觉与全神贯注,就可以超越反应的局限.了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事.”
  很好。问题是想保持就可以保持吗?大概需要一定的过程吧。

TOP

“入流亡所”.

TOP

本帖最后由 生白 于 2009-10-25 14:22 编辑

“入流亡所”,好像是观世音法门,具体的次第描写记不清了。闭起眼睛,竖起耳朵,放慢呼吸,放松再放松。可以改变身体的状态,增加觉察力。

TOP

能所双亡——全神贯注

TOP

全神贯注就是能所双亡啊。我很怀疑克自己达到了吗,我们想达到就能达到吗,克这不是只顾自说自话嘛。

TOP

从克传及其教诲中净识圆满。

TOP

如果"全神贯注"是生命本然的状态.还需要达成的努力吗?
克氏的演说中可以观察到没有刻意的努力.

那么,最重要的还是"从已知中解脱".我这么认为...

TOP

《爱与寂寞》里的全神贯注:
P55-56:而如果我们害怕,想借其他的事分心以逃避,我们如何能全神贯注在寂寞上面呢?所以,当我们真正想了解寂寞,当我们全神贯注时,我们会发现,只要我们不明了内心最基本导致恐惧的原因,创造力就不会存在,——当我们达到这点,所有形式的分歧就会结束,不是吗?
P102:婴儿在哭的时候,所以请多注意一点。你知道当婴儿哭的时候,你正全神贯注地在听。其中有倾听的艺术。“艺术”这个字的意思是指把每件事放在适当的地方。如果你了解这字的意义,真正的艺术不在油画,而是把你的生活放在适当的位置,就是要和谐地过活。当你将每件事都放在适当的位置的时候,你就自由了。把每件事放在适当的位置是一种智慧。你会说我们给予“智慧”这个字一个新的意义,这是必需的。智慧意味着在那些字里行间、在沉默之间、在演讲之间,以你的思想全神贯注地倾听。你不只用耳朵去倾听,没有耳朵你也听得到。
P112:愤怒是你,愤怒和你没有不同。同样地,当我失去我儿子的时候,我是在那种状况之中,没有思想运作地观察,也就是全神贯注在所谓的“痛苦”“寂寞”,这些带来绝望、神经质的事。我能在没有任何行动或思想的阴影下和这些强烈的哀伤、痛苦、震惊共存吗?也就是要完全专注。如果你想逃避,就不能完全专注,那是浪费精力。然而如果你全神贯注,你所有的能量就会集中在你受苦的那一点上。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就会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深度和美。然后痛苦才会结束。当痛苦结束的时候,才会有热情。而且痛苦结束时,就有了爱。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般若之旅》第4节:P38: 全神贯注于当下的行动
克:我们所谓的“行动”是什么?
莫:行动一定就是变化。
克:我想找出“行动”的真实含义,不是“已经做的”或“将要做的”,而是现在“正在做的”。因为行动必然属于现在,它既不属于将来,也不属于过去。
普:当下这一刻可能有行动吗?
克:普普,我想找出一种没有任何动机却永远持续的行动。我正在探索,请跟我一起进行探索。
普:你所谓的“行动”到底是什么?
克:行动是不是必须有动机、肇因和方向?
普:行动和心智有没有关系?行动就是“去做”。它必定和某样东西产生关系。行动又是如何进行的?
克:我们所知道的行动必定有过去、现在和未来。这里所谓的“行动”又是什么?身体的活动包括从这里走到那里,通过心智和情绪来解决某项难题……等等,因此行动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都意味着有一个对象。有没有一种行动不制造任何外在或内在的冲突,而是健全圆满的?有没有一种和外在环境、人及群体无关的行动?有没有一种行动是超越时间的?对我而言,这才叫真正的行动,但是对大部分人而言,行动都有一个对象。对象不外是经济、风土人情、个人以及环境等等的局限。这种行动都是以信仰或理念作为基础的。然而有没有一种行动是不受社会压力控制的?
莫:行动和存在的本身是没有分别的。存在的本身就是行动。
克: 你的话并不能帮助我的探索,我想要弄清楚到底什么才叫行动。从这里走到那里,路上有车子来了,我就把小孩抓到一旁,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这些就是行动了吗?
莫:这些行动都是以动机作为重点的。
克:动机是行动的一部分。我想要某样东西,就设法得到它;我不喜欢你,就采取行动;或者我喜欢你,也采取行动。这是我们都熟悉的行动。
普:是什么东西驱使了这些行动?
克:普普吉,我想我们必须排除行动的肇因,有可能吗?
普:我们一开始讨论就是一种有方向的行动。全神贯注于当下也是有活动的,并不是睡着了。就像现在我正在对你说话或者我们正在听你说话,显然目前这一刻我们的心中并没有其他活动。我的问题是:在当下这一刻,我们除了看着你之外,并没有其他活动,那么给予我们动机的又是什么?
克:我要挖的是更深的东西。有没有一种由自生发的能量造就的行动?一种由无限能量造就的无限行动?我认为这才能称为行动。我发现我们大部分人的行动都是分裂的、具有破坏性的,都在制造分歧和冲突矛盾。这种行动总是局限在时间和已知领域里,因此是不自由的。我想知道是不是存在那种无限的行动?
普:这种无限的行动和脑细胞有什么关系?如果它和脑细胞以及意识无关,它就可能和“上帝”同义。
克:我问的是什么是真正的行动?它不属于意识的领域,它不带有伤痛、挫败感、困惑、摩擦或时间感。所有已知的行动都会制造矛盾,那么这种没有矛盾的行动到底是什么?
阿:如果没有动机,你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和我们讨论了。
克:无限的行动并不意味着始终不变或是非得依循一种模式。永远依照一种模式行动,必定造成大脑的完全耗损,这类行动只是机械化的运作。我要探索的是那种没有冲突、不臣服、不模仿、不重复再三,也永远不腐化的行动。
莫:但是生活一定是以环境作为基础的。
克:因此,我所谓的行动是不依赖外在环境的。我要过着没有冲突的生活,换句话说,生活的本身就是独立行动。我看清楚众人的生活中都有冲突,冲突意味着模仿、臣服、依循一种模式以便安全,然后就形成了机械化的生活方式。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种生活方式,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模仿、臣服和压抑?首先我们应该去除“找寻”这两个字。不是找寻,而是此时此刻就活在这种状态中。
莫:这种行动也许会造成世界大乱?
克:它不可能造成世界大乱。因为我随时随地都全神贯注地观察每一个当下所发生的事,我的理智从没有停止运作过。
阿:我的理智告诉我,只要伤害别人,就一定会把自己伤得更重。在这个世界上种恶因必定招致恶果。
克:“理智”这两个字不仅指敏锐的心智,同时也包括了洞察力。我洞察所有的弦外之音,也洞察所有已知的活动,然后理智告诉我,所有已知的活动都有冲突矛盾。
普:我们似乎被卡在这里了。你说的是我们无法明白的境界,因此根本不能讨论。
克:我说过我要研究下去的。
莫:当理智开始寻求某种东西时会怎样?
普:“研究”和“寻求”这两个字眼有何不同?
克:有很大的不同。“研究”指的是“顺着迹象追踪”,“寻求”则意味着“求取某样东西”。
普:那么又如何来研究呢?
莫:在科学上“研究”意味着寻求未知的领域。
克:我用“研究”这个字眼和科学或我都没关系。因为根据字典的说明,研究就是指“顺着迹象看清”,任何有动机的行动都不可避免造成分歧矛盾。我看清的是事实而不是一种理念。因此我问自己,当我在研究自己时,有没有什么矛盾产生?在全神贯注的观照下,我发现只要是以盲目信仰为基础的行动,就会制造冲突矛盾。因此我一发现自己落入盲信的执著时,就立刻清除它。
普:那个在追踪研究的又是谁?
克:在全神贯注的那一刻?既没有追踪,也没有清除的活动。在全神贯注地观照时,盲信的执著就从我心中消失了。我认清任何形式的臣服都会滋长恐惧、压抑、逆来顺受。因此在全神贯注中,我就自然将它们清除了,而且所有以赏罚为前提的行动也都停止了。
莫:你是说全神贯注的本身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阿:你是说全神贯注的本身就是行动?
克:是的。全神贯注就是在行动中的觉察,其中没有冲突,也是无限的。而盲目的信仰却只会浪费能量。全神贯注的行动就能制造它自己的能量,因此是无限的。脑子永远在冲突、信仰、模仿、臣服、逆来顺受和压抑之中运作,当脑子了解这点以后,就能产生全神贯注。因为脑细胞本身就会变得全神贯注
莫:你似乎是说全神贯注的本身就能得到能量,然后这股能量就会指挥一切。
克:全神贯注的本身就是行动。我们也可以说它就是意识的觉性。
普:在全神贯注的状态中,脑细胞自己会改变吗?
莫: 生物学上认为,每一个细胞都是独立的,都有能力为自己充电。因为觉察力是细胞本有的,因此它才能运作。
克:我也认为如此。我想从另一个观点来讨论。脑细胞历经各种冲突、模仿等等浪费能量的过程,它们对这些都已经习惯了。而现在脑细胞已停止所有上述的活动,它已经不是这些东西存在的领域了。它也许仍能运作,然而已脱离冲突的脑子就能永远处在全神贯注中。如果全神贯注的状态很自然地在心中产生,不通过任何强制、指挥或意志力而产生,那么整个大脑的结构就活了。不是普通的,而是极不寻常地活了起来。我认为这是一种肉体上的突变,也可以说是死后的重生。因此从已知中解脱也就是对于未知的全神贯注
普: 从已知中的解脱还是在脑细胞的领域里。脑细胞属于已知领域,因此从已知中的解脱还是在脑细胞的范围之内。
克:因此,生命本身必须有明确的转变。
莫:脑子完全清除所有记忆的刻痕,这只是肉体上的转变。
克:从逻辑上说,只要心智仍在已知的领域中运作,脑细胞就在旧的窠臼中运作。当这旧的窠臼不存在时,脑子才能完整而自由地运作,也就是全神贯注于每一个当下的行动。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般若之旅》
P86:
普: 随时随地观照我们起心动念就可以了断痛苦,这才是最重要的。
克:没错,你们只需要做这件事,别的都不必管了。这才是最特殊、最神圣的事。那种能量不是你们请得来的,但是你们都在犯这个错。清扫你们的家需要极大的修持,不是那种控制、压抑或臣服于权威的修持,你们明白了吗?这种修持需要随时随刻全神贯注地观照。如果你们付出了全部的注意力,截然不同的无限能量就会产生。你们能做到吗?
威:只能做到一会儿。
克:我是说你们能不能随时随刻维持在空性中?如果能的话,这种能量会不请自来。当空性产生时,能量就会充满。因此你的心能不能一无所求,没有任何痛苦和烦恼?这才叫做真的冥想。
P99-100:
克:我不认为妄念有什么严重,你们却很排斥的样子,我甚至不能确定它是否会耗损能量;如果妄念是一种习惯,那么这个习惯要如何戒掉?这才是你们应该考虑的:任何一种习惯,不论是抽烟、喝酒或暴饮暴食,都应该戒掉。
莫:通常需要全神贯注地观照,才能戒掉这些习惯。
克:喋喋不休的妄念能够在全神贯注的观照下停止吗?
莫:问题就在它停止不了。
克:我不能确定它是否停止。如果我全神贯注地观照自己在抽烟时的举动,这个习惯很快就减弱了。因此为何不能减少喋喋不休的妄念?
P155:
克:当你正在经验一件事情时,“我”其实是不存在的。
普:好,就算当时没有“我”好了,我们赞同你的说法。但是片刻之后“我”又冒出来了。
克:如何冒出来的?慢慢地讨论。
弗:透过业力冒出来的。
克:你没有抓住我的意思。我们面临危机的那一刻,也就是全神贯注于经验时,“我”根本是不存在的。然后念头就产生了,念头告诉自己“这真是刺激,这真是有趣”,这个念头就创造了一个“我”。对不对?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全神贯注,英文里的词是attention, attentive, attend, total attention, totally, profoundly attentive, 关注,注意力,完整的注意力,深切的全然的关注。虽然“注意力”这个词里有“力”这个字,但是那种全然的关注中没有任何用力的感觉,是毫不费力的,毫无方向的,毫无选择的,是一种全然觉知的能力和行动。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本帖最后由 云翔 于 2012-7-15 12:00 编辑

我们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对于外在或内心的事物时常浑然不知。我们必须付出全部的注意力,才能看到鸟儿、苍蝇或树叶的美,也才能认识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然而,只有先具备了关怀之心才能全神贯注。换句话说,你必须由衷地想去了解一件事物,才会付出全部的心力去觉察它。

如此的觉察,好比与一条蛇同居,你自然会注意它的每个动作,它所发出的每个轻微的声响,都会令你心生警觉。这种全观的状态就能激发所有的能量,在这份觉察之下,你的自我整体就会在刹那间显露出来。(觉察力)

    摘自——《重新认识你自己》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