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我们真的爱我们的孩子吗?

我们真的爱我们的孩子吗?

我依赖、执着于我的孩子,这是爱吗?
我想让孩子按照我的理想和要求去成长,这是爱吗?
我把孩子与别的孩子比较,得意自己的孩子,或者羡慕人家的孩子,这是爱吗?
我想通过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爱吗?
我留很多钱给孩子却不关心他内在的完整,这是爱吗?
我关注孩子的学业却没有和他一起了解自己的内心带来内在的秩序,这是爱吗?
我灌输给孩子很多知识把他培养得富于竞争力足以谋生但是内心一直冲突不断,这是爱吗?

我们真的爱我们的孩子吗,当我们用自己的自私自我中心助长社会的混乱,而这个社会就是孩子们将来生活的地方?


“明白了这一切,不只是从智识上,而是在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如果你真的爱自己的孩子,那么有没有可能,教育他,或者有一种学校,他在那里受的教育,不只是从学业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从心理上,了解他的整个存在,摆脱他自己的问题,面对问题并终结它们,而不是日复一日地背负着它们。”

我们这些父母,为什么不先“从心理上,了解自己的整个存在,摆脱自己自己的问题,面对问题并终结它们,而不是日复一日地背负着它们”?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蹈火凤凰:
唔,走到领悟那个点上不容易。

而且这个前景是恐怖的。他们不愿意冒险。

Sue:
摆脱所有心理问题、内在冲突,这个前景是恐怖的?是冒险?

蹈火凤凰:
谁愿意承认自己一无是处呢?

什么都不是。

2503:
是的,心是否能安于"不知道"或"什么都不是"?

蹈火凤凰:
除非这个”一无是处”“不知道”有什么好处。

否则我们不可能承认。

而这个已经偏离。但是偏离是无法避免的。

2503:
是的,没有动机的"如如不动".

蹈火凤凰:
大脑就是这样子运作的。

我们不可能逃脱。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Sue:
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真的认识到、看清自己心理上的残疾。

K: Psychologically one is crippled by belief, dogmas, and all the rest of it, dependence, attachment, fear and so on. ...If I know, or am aware, that I am psychologically crippled, and because I am psychologically crippled it gradually affects my body. I have nervous responses, my nerves are on edge, I gradually develop a sense of isolation - you follow? And all the rest of it follows. ...I will go into after I have understood whether I am crippled psychologically, or the physical is making me crippled, psychologically. So I am investigating being psychologically crippled, the result of a physical accident, the result of living in a monstrous society, the wrong kind of education, wrong kind of acquiring knowledge and so on and so on, that has crippled my mind. So I see psychologically if I can understand the whole structure of the psyche then I can attend to the physical. ...So I am saying myself, being crippled psychologically can they be made whol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ich needs action. I can't sit down and say I will make it whole. Or go off into a monastery. It can't be done. It needs action, I have to do something. Right?
克:心理上你因信念,教条,以及其他一切,依赖,执著,恐惧,等等而残疾。...如果我知道,或者明白,我心理上是残疾的,因为我心理上的残疾,又影响了我的身体。我有神经质的反应,我的神经焦躁不安,我渐渐产生一种隔绝感-你跟上了吗?其他的一切都接踵而至。...在我了解了我是在心理上残疾,还是身体残疾导致了心理残疾之后,我会深入进去的。所以,我在探索,是身体意外导致了心理残疾,生活在这个可怖的社会,受了错误的教育,获取知识的错误方式,等等等等,让我的心智变得残疾。所以我从心理上看到,如果我能了解心智的整个结构,那么我就能去照顾身体方面了。...所以我对自己说,心理上的残疾,能够痊愈恢复完整吗?这就是问题,这需要行动。我不能坐下来说我要把它变完整。或者去寺院出家。这么做不行。这需要行动,我得做点什么。对不对?
摘自SAANEN 1ST PUBLIC DIALOGUE 25TH JULY 1979

2503:
克说:这需要锲而不舍和巨大的勇气.

蹈火凤凰:
我们追逐外物的根源。

比如家人的关怀。朋友的陪伴。物质的享受,头脑的刺激,性,权力,金钱等等。

它们已经被这个社会扭曲成为正常的,国家为了自己的存在,文化为了自己的存在,思想为了自己的存在,所有的依赖被戴上了正面的面具。而在很细微地反应在内在。

对于所有问题的核心,似乎是一个无尽的空洞,一旦身处其中,只能无尽的坠落。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是。

这不恐怖吗?
太恐怖了。

Sue:
面对现实,现实并不会变得恐怖。现实只有在你逃避的时候才会变得恐怖。

蹈火凤凰:
唔。要看这个现实是什么。我们通常在“面对”自己想“面对”的现实。
Being nobody, going nowhere.

TOP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