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佛陀与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诲的相同和不同

佛陀与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诲的相同和不同


       能够聆听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诲并于他探讨哲学问题,是我的巨大荣幸。最初,我总是努力带着自己的佛教背景去理解他的意思。这样做的时候,我有一种不安,觉得那可能不是理解他的正确方式。我觉得聆听克里希那穆提必须把自己放空,进入一种不作思考的状态,避免任何臆测或篡改。但是我的头脑更多受到佛教思想的限制,甚至我会把他放到佛祖的位置上,而这不是理解他的正确方式。
       我与 克里希那吉深刻地探讨了这个问题,然后我认识到佛陀与克里希那穆提的不同----他们在方法上有基本的不同。佛陀总是从相对和绝对两个层面讲述问题,而克里希那吉从不在相对的层面谈论问题,他从来只在绝对的层面谈。相对真理不排斥思想过程,佛祖甚至利用它作为帮助人们进行深度探寻的手段。显然,贯彻克里希那穆提的方法需要漫长的过程;人们要经历漫漫长旅后才能摆脱相对真理,达到究竟境界,认识绝对真理。而佛陀谈到绝对层面的时候,我个人没有发现与克里希那吉有什么区别,或者说克里希那吉的教诲与佛陀的般若智慧没什么区别。
       他们之间的另一个区别是如何看待教诲的入门阶段。克里希那穆提总是对此不作讨论,而佛陀经常应对那些对佛法理解不深的人,认为这是他们在完成转化之前必然要经过的阶段。佛陀与克里希那穆提有一个相同的观点:在转化或蜕变的那一刻,不存在时间,不存在过渡。这一刻必定是即刻而直接的。当觉知发生的时候,一切就都改变了,渐变或过渡是不存在的。佛陀在帮助一个人度过入门阶段时,会借助次级修行法来帮助这个人达到某个高度。但克里希那穆提从不采取这样的做法,也许他认为所有人都能自己进行转化,不需要什么入门方法。
       思维是生活的基本工具;但对于觉知力来说,思维起不到任何作用。佛陀和克里希那穆提都曾说,一切思维读应该被否定。但在佛教中,思维依然被接受为入门阶段的方法或者手段。而克里希那穆提压根不承认或者不提及这个阶段。
       有一个基本观点要加以强调----人们应该摆脱一切形式的限制.欺骗和臆测。而导师的教诲,就是阻止人们从思想中得解脱的主要障碍之一。因此,克里希那穆提特别强调否定所有一般意义上的师生关系,鼓励人们自己质询和探索。人们应该积极地用自己的心去探索,在学习如何更好地觉知现实的过程中,依赖是最危险的障碍。
       佛陀和克里希那穆提都采用了否定的方法,因为根据他们的理解,真理是无法通过语言.文字或其他任何交流方式来传达的。唯一的法门就是否定所有可能的观念 或空想。人们在否定一切之后就会离真理更近,看清真理的方式就会变得更加直接,从而有看清真相的可能。

S 仁波切
印度 沙尔那斯(他与克里希那穆提进行过多次长谈)
《克里希那穆提画传》287--288页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